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激情小说 > 风刀掳明月 > 第41章 ,风云变,黑云欲遮天

风刀掳明月:第41章 ,风云变,黑云欲遮天

小说:风刀掳明月作者:丹枫不辞

    金为开道:我说过不许说话!说着解开那人哑穴,只见他咬牙呼呼喘气。

金为开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装扮作这般模样?那人眼神闪躲,吞吞吐吐道:武当派!金为开哂笑道:我且提醒你一次,你们所使剑法不伦不类,皆是刀法的路数!说着又封住那人哑穴,一把抓住在那人另一只手,反手发力将其折断。

金为开并不顾及一旁毛骨悚然的梦思春,过了片刻,又解开那人哑穴,问了一遍。

只见那人脸上肌肉抽搐,断断续续说出通幽谷!三个字来,金为开怒火中烧又问道:下面那人是谁?那人呻吟道:徐护法!金为开方要再问他为何这般装束,突见身后梦思春一剑刺穿他的喉咙,道:你使他这般痛苦,不如一剑了结。

金为开冷冷道:你看看看下面,他们无缘无故杀了这多少人?说着飞身而下,直奔树林去了。

梦思春无言以对,飞身而下,随金为开离去    (本章完)。

    一队人由远渐近,从眼前策马奔腾而过,朝四方镖局众人远去的方向驶去。

金为开见这些人匆匆而过,寻思如此看来他们并不是赶夜路路经此处,而是另有所图,想到此处四方镖局四个字浮现在脑海,喃喃自语道:四方镖局,镖走四方,声名赫赫江湖上无不给足了面子,又有谁人敢打四方镖局的主意?梦思春一脸迷惑,好奇地问道:你神神叨叨念叨什么呢?金为开已经打算好了要去看个究竟,看了她一眼,心想我与她只不过萍水相逢罢了,没有必要再与她纠缠。

    梦思春见他没有理会,径自站起来向前走去,心里便生出一些气愤和些许失落,在他身后喊道:你要干什么去?金为开没有回头继续往前走,梦思春顿时来了气,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挡在金为开前面,嗔道:去哪儿?金为开冷冰冰道:不管你的事?说着绕开梦思春往前走。

梦思春一转身又挡在金为开面前,扭头朝后看一眼,道:原来你要你手臂有伤,他们人多势众,打的过吗?金为开听到她说到手臂上的被谭清所刺的伤口,适才同她打斗撕裂了伤口,现在经她提醒便觉钻心刺骨,寻思我与她无冤无仇,实在没有必要与她同行,害她丢了性命,不如将她早早赶走。

金为开挽起刀口,道:无论是谁,也别想挡我。

梦思春根本不吃他这一套,她知道金为开刚才没有杀她,便不会杀她,所以嘻笑道:究竟是你的刀快还是我的刀快?金为开也是奈何不得她,道:你走吧,让人看见,你会没命的。

梦思春不以为然,却也误解了他的意思,反问道:你?金为开吓唬道:所有的人!所有的人会想法设法杀了你!梦思春怔了怔,同情怜悯道:你这么多仇人?金为开没有说话绕开她往前走,梦思春喊道:大半夜,荒野秃岭你不该要将我一个扔下吧,不用你赶我走,天亮之后我自然会离开。

    金为开动了恻隐之心,停下脚心里埋怨自己考虑不周全。

梦思春兴冲冲走过去道:前面不远处便是四方镖局的驿庄金为开不待她将话说完打断,怀疑道:你怎知道的如此清楚,到底是什么人?梦思春转过身,吞吞吐吐道:他们走夜镖自然是投奔驿庄了,难不成为了露宿荒野。

金为开将信将疑道:但愿如你所言!梦思春唤来马儿,一跃而上,谓金为开道:上马,我们抄近路过去,便可在他们之前追上四方镖局。

金为开心里疑云重重,跳上马背,寻思看你在玩什么把戏!    二人跃马穿树林,抄近路赶去,确如梦思春所言远远看见四方镖局的驿庄。

二人弃马来到驿庄外,藏身树上,向庄内瞧去,只见刚才那镖师端了一碗酒水,仰脖子咕噜咕噜一饮而尽,站在台阶上吆喝众人收拾草料饮水喂马。

身后马蹄奔腾,金为开回头看去,先前那队人马飞奔至庄前。

梦思春惊愕道:武当派!    庄内人人惊慌,那镖师神色疑重,将手中碗递给身边看庄的老翁,提刀在腰,便命人去开门瞧瞧。

那人拉开门,尚未看清来人是谁,眼前寒光一闪,惨叫一声倒地,额头裂开一道口子,脑浆顺着流出来。

只见二三十人冲进庄内,那镖师吓了一跳,喊道:四方镖局与你武当无冤无仇话音未落,一人飞身刺前。

那镖师连连退后,长剑削到眼前,力贯双臂,将刀横架头上,铮鸣一声,手臂阵阵麻木,身体不由向后倾斜。

只见那人反手一剑挑开刀背,扭身一脚将镖师踢飞。

    庄内相互厮杀,金为开对准墙角那人,双臂展开如猎鹰一般俯冲而下。

梦思春慌忙道:你要干什么?话音未落,金为开已悄悄悬在那人头顶,使出双指点了他穴位,左手勒脖子捂嘴,右手抓在他后腰衣带上,运气向上,回到树上。

梦思春见他捉了一人回来,并非要与他们动手,悬着的心总算放下。

    那人突兀着双目神情怪异,脖子处的经络突起鼓足了劲,试图反抗,却动弹不得。

梦思春一时兴奋竟然忘记他们身处树上,站起来,这一动身,差点连同金为开一齐晃到树下。

金为开回头看见她露出一副鬼脸,便也什么话没有说转过头去。

梦思春低声问道:你捉他干什么?那人被金为开夹在树叉间,刀头定住下巴,早已是魂飞魄散。

金为开摇头说:不准说话!那人眨眼睛示意,金为开这才松开手,见那人张大嘴喘气,误以为他要喊叫,赶忙封住他哑穴,左手变爪反扣他手臂,力贯手指间,咯噔一声响,便折断了那人手臂。

那人负痛,额头青筋条条绽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