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激情小说 > 风刀掳明月 > 第38章 ,风雪寒骨苦行修,锋镝初试叱白虎

风刀掳明月:第38章 ,风雪寒骨苦行修,锋镝初试叱白虎

小说:风刀掳明月作者:丹枫不辞

    金为开解下束缚在身的藤条,将谭清依树放下,起身环顾玉龙岭,寻思此处虽不比得五道岭,若是想寻找一人需费些时日,谭正明将女儿送到此处避难,不失为好地方。

偌大的玉龙岭,金为开大伤脑筋如何找人时,突见远处一缕青烟冲天。

金为开心中欢喜肩抗谭清寻觅而去。

行一程可见山涧潺潺,正解口渴,金为开顺着山涧寻去,转过一道弯儿,但见老猎人烧火煮饭。

老猎人看到金为开神情颇是诧异,却也不失礼数迎上来。

金为开手按刀时刻提防,看他步法矫健寻思谭夫人将女儿送到此处,此人武功必定有过人之处。

金为开止步于他两丈开外,小心观察,老猎人走近瞧他肩抗谭清,亦止步不动,问道:小兄弟,是如何寻到此处的。

    金为开环顾四周,除了三间茅草屋并无他物,金为开不禁寻思难不成这荒山野岭中就此一人,再看老猎人全然没有恐惧之色,可谓滴水不漏,若是与他打斗胜算不知。

金为开将谭抛向老猎人,接机试探老猎人的功底,却看到他身法笨拙,金为开心里更有些不安。

    老猎人将谭清轻轻放下,金为开又将谭清的包袱扔过去,道:故人之女!老猎人笑道:老朽在此打猎以换生计,不曾与外人相交,何来故人!金为开将话挑开了说:白虎门,谭正明!老猎人一听方不装模作样,感叹道:谭兄弟的千金竟然这般年纪了,哦,不知小兄弟是谭兄弟什么人?金为开听他对谭正明兄弟长兄弟短非常亲热,莫名一股怒火烧起来,沉声道:你将她,抚养成人,授她武艺数年后我一会来取你性命!老猎人听见金为开此等话语,大笑道:数年之后即便是你不来此,恐我已去了,只不过你让我教授这侄女武艺可是难杀老朽了。

金为开反问道:怎么,替兄弟报仇也不肯了?老猎人自嘲道:你可说的是老朽猎杀野兽的本事!金为开听他这般话,心中更不明白谭夫人将自己女儿送到此处有何用意。

老猎人突然说到:谭兄弟曾被仇家追杀到此处,被老朽所救,谭兄弟走时留下一样东西,不知是你所言之物。

金为开不耐烦,道:你打开一看便知!    (本章完)。

    三人赶到白虎门,只见院内灯火明亮,平静异常让人不由生出不详之感。

古一诺前去敲门,没有人应,古一诺便用手拍拳砸,院内皆没有人应。

当即三人退到大门口,跃身跳进院内,只觉阴沉死寂,叫人不寒而栗。

三人提剑转过墙屏,顿时被眼前景象惊呆,片刻三人缓过神快步跑前,查看满地尸首,寻见谭正明夫妇尸首,古一诺痛心疾首道:我等来吃一步!路秋风安慰道:大师兄不必自责,这许多人皆是中毒身亡,谭掌门许是自封血脉同那人拼死格斗。

南山碧沉声道:这世上怕只有毒死神了!路秋风道:此人倒是没有这般胆量。

南山碧看一眼路秋风,吞吞吐吐道:三师弟所言可是通幽谷!路秋风点示意,低声道:趁此时没人觉察我兄弟快快离开。

古一诺运内力于手指之上,将脚下地砖扳下一块,攥在手里,低声道:二位师弟,怕是你我是说不清楚,也脱不了干系。

说着转身将手中地砖掷向靠近墙角的梧桐树。

南山碧,路秋风会意拔剑飞身过去。

只见梧桐树跳出两人,正是雪上双鹰,南山碧同路秋风挡住二人退路,路秋风质问道:你二人为何将我们一步步引诱至此?古一诺拔剑一跃而前,三人将雪上双鹰围住,古一诺谓二人道:二位,煞费苦心,栽赃嫁祸!一路辛苦了,且跟我等回武当向天下英雄说清楚。

雪上双鹰自知不敌三人,枭老二心里打鼓道:你三人做下这等好事莫说莫要说你三人脱不了干系,就怕武当山木源道长也说不清了。

古一诺沉声道:说得清说不清你二人还是先跟我兄弟上武当山吧。

枭老大大声喊道:你武当干了这等惊天骇地的大事,今日被我兄弟二人撞见,想杀人灭口不成?南山碧指着眼前熊熊火光,道:我去瞧瞧是什么身放火!    飞身前去,看到站在大堂里的金为开,便大声呼喊,古,路二人不约而同瞧去,雪上双鹰伺机越出高墙逃去,待二人缓过神,依雪上双鹰的本事二人明白已是迟了。

于是又飞身向大堂。

南山碧提剑追到后门,金为开已扛着谭清跳出高墙,消失在黑夜之中了。

古一诺同路秋风赶过来,三人跃到院外,看着眼前隐隐糊糊的巷弄,空无一人,古一诺惶恐道:这下当真是说不清了。

    三人转过身,看见眼前冲天的火苗,南山碧道:我们立刻回武当山!二人听闻南山碧所言,心弦紧绷,但愿武当山没有出事。

当下三人绕道白虎门大门,已经聚集了不少前来凑热闹的。

三人在众人怀疑,指指点点中牵马回到客栈,结了账匆匆回去。

    金为开扛着谭清远离白虎门,来到城外破庙,歇息到天亮。

第二天金为开又点了谭清睡穴,打听到成南玉龙岭所在,便肩抗她来到玉龙岭。

    时至晌午,金为开四处寻找上岭的山道,只见绝崖石壁,崖前草木丛生,并没有找见上山道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