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激情小说 > 风刀掳明月 > 第36章 。风雪寒骨苦行修,锋镝初试叱白虎

风刀掳明月:第36章 。风雪寒骨苦行修,锋镝初试叱白虎

小说:风刀掳明月作者:丹枫不辞

金为开扭头点了谭清穴道,将那颗神农丹塞进谭清嘴里,待他咽下,随即又点了她睡穴,扛起谭清飞身疾去。

    原来半月前昆仑双侠为了追缉毒死神回昆仑山,寻到湖北地界,因没有金为开的消息,顺道上武当山,拜谒木源道长,接机养伤。

昆仑双侠快马加鞭来道武当山门前,守山的小道士见来人一脸善相,很客气的走上前挡在二人前面问道:二位是何来路?此间闯武当山?昆仑双侠下马还礼,柳英杰道:有劳道兄转告就说昆仑两位师侄,前来拜见。

小道士素来听师兄弟们说起昆仑仙老同木源道长之事,昆仑双侠追缉毒死神江湖人谁个不知晓,今日听他言语昆仑山的,又见是二人,心里已然知晓,笑道:想必二位正是昆仑双侠了!昆仑双侠一阵谦虚,自言,侠字不敢当,只是江湖传言吧了。

小道士欢喜道:二位师叔且随我来!言罢那人便带昆仑双侠进去,顺道派人去传话。

    (本章完)。

    夜幕拉下,半弯的月亮挂在树梢,白虎门大门紧闭,门内依旧灯火明亮,井然有序,金为开寻思莫不是叫他们发现了。

此刻他也换不了许多,提刀飞身屋顶,落脚未稳,便听到院内锣鼓盈天,高声大喝:有人闯庄,抓刺客!金为开回头看去,只见一人手中寒光闪闪,挥刀砍来,那人忽然从半空坠落。

转瞬间,又有五六人四面八方围了过来,尽皆如先前那人跃到半空似一颗石子坠落身死。

金为开此时方才明白众人定是中了万仙散,催动内力毒发身死。

金为开不慌不急飞身而下,众人将他团团围住,见他两三丈外瞬间杀了数人,不知他使了什么妖法,众人虎视眈眈却没有一个人敢靠近。

    金为开映着灯光隐约看见倒在地上死相惨不忍睹,一阵恶心。

不一会谭正明手持钢刀缓缓走过来,上下打量一番,看金为开不似通幽谷的刺客,忐忑不安的心少许平静,问道:你是什么人,敢来我白虎门撒野,也忒不将我白虎门放在眼里!金为开冷笑道:看你蛮横到几时,你且运气试试,滋味如何!谭正明莫不作声,暗暗催动真气,气海十二大穴绞痛难当,一口血直冲到口腔,顺着嘴角缓缓流出,两旁弟子惊慌搀扶,谭正明自封穴道,勉强支撑。

四周白虎门众弟子举刀欲砍向金为开,只要稍微催动真气,无一幸免,纷纷倒地,痛苦挣扎,不忍直视,片刻变作一动不动的死尸。

金为开看了,不由得暗自心惊肉跳,想不到这万仙散竟然如此厉害,怪不得江湖中人为之色变,昆仑双侠追缉他许久也算是了不得的人物。

谭正明心如刀绞,怒道:你这小小年纪心肠如此歹毒,使这下三滥的手段,看我不将你碎尸万段!谭正明跨前一步随即到底,痛苦挣扎。

身后弟子不明所以,早被吓破胆,飞身逃命,莫不坠地身亡。

    金为开走到谭正明跟前,情绪激动道:当年,你们杀我全家,可曾想到也有今日,你今日死了也是罪有应得。

谭正明反问道:我与你不曾相识,何时又杀你全家!此一言,激起金为开心中熊熊怒火,挥刀而起,怒吼道:受死吧!金为开一刀尚未砍下,乍见谭正明左掌拍地,弹身平起,挥刀砍向金为开腹部。

金为开未想到他会使诈,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变了脸色,急忙躬腰收腹,冰凉刀刃切着肚皮划过,割破一道浅浅的血道。

金为开手中刀势一边向上撩起,怒呵道:好一个奸诈小人,受死吧!谭正明一招制敌不成,此刻已经没有半点气力,被金为开一刀砍翻在地,眼神里透出了哀求,手捂着喉咙,嘴巴一张一合冒着血泡,说不出一句话。

金为开又一刀砍下,突然眼前一亮,一刀寒光闪过,一把匕首从角落里飞出,铮一声弹开手中刀刃。

金为开退后两步,微感手臂一阵震荡,只听见一妇人呼喊明哥,摇摇晃晃前来,扑到谭正明身上,捂着已经身死的谭正明脖子上的刀口,伤心欲绝道:明哥,明哥不会有事的!    金为开看到谭夫人,想起四年前母亲当时痛苦绝望样子,顿时心生悲悯,复仇没有给他带来快乐,恰恰相反是无边无际的折磨。

金为开从怀中掏出药**把仅剩的一颗神农丹,放到谭夫人跟前,无力道:我在所有人饭菜里下了毒,四年前他们为了抢夺刀谱害了金刀山庄百十口性命本该你们都该死,谁也别想跑掉解药仅此一颗你且活命去吧!谭夫人闻声,捡起那颗神农丹,抓住金为开衣袖,抽搐着祈求道:不,不,清儿,清儿后门玉龙岭求你放她一条生金为开知道谭夫人没有说出口的最后一个字是什么,金为开收起那颗神农丹,将谭夫人扶到谭正明胸脯上。

金为开向后门走去,经过金碧辉煌,流光溢彩的正堂,心中泛起苦涩,一切都没了要他又有什么用,于是拨倒烛台,火苗顺着太师椅坐垫烧起来,烧到那巨大的上山虎的画,烤着了油漆发出哔哔啵啵的声音,风吹过带来一股刺鼻的气味。

    白虎门外马蹄声响起,不一会便听见,院内有人喊:你武当干了这等惊天骇地的大事,今日被我兄弟二人撞见,想杀人灭口不成?金为开闻言,一闪身窜过大堂向后门而去,转过几间厢房,忽地墙后拐角处一把匕首斜里刺出,一时不备,刺进他左臂上,金为开负痛反手拍出一,只听见小姑娘身上挂了包袱大叫一声,神色惶恐倒在地上。

金为开顿时愣了,手从刀柄上挪开,拔出匕首扔到地上,看着她寻思这许是谭夫人的女儿,慢慢走近道:你就是谭清!谭清受了惊吓,瞪大眼睛瞅着他不敢说话。

身后有传来一声:大师兄,人在这边。

金为开过头远远看见柱子后边闪出一人,正是南山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